第18章 百家凋零(1/2)

其实在李海默看来,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没必要闹得天下皆知。就像后世的明星们,谈恋爱的时候偷偷摸摸,生怕被人知道,又想被人知道。等到结婚的时候又要闹得满城风雨,生怕别人不知道。最后又是各种各样的劈腿出轨,然后从戏里到戏外都成了戏。

不过在秦时的世界里,戏子叫做伶官,出名的叫优伶,不出名的也就没了人知。虽说是伶官,其实连最小的里正都不如。各国宫里都豢养有大量优伶。史官用字是很精准的,从史料中记载用的豢养二字就知道,伶官的地位有多低下。在史记中记录了伶官传序,才稍稍提高了一些地位。

真正的伶官在大唐以前都是什么人呢?罪奴,而且还是那种连都上不了刑罚,感觉对他判刑都是对掌刑法司狱官员的一种侮辱的人,所以叫做豢养。

当然很多人就会说了,为什么会有“大家”这种称呼,这里的“大家”可不是一般人能称呼的,首先他必须是名仕名门,比如众所周知的蔡昭姬蔡大家,首先她先是汉末大儒蔡邕的女儿,名门之后,其次才是她帮助父亲完成了汉书,以及自己做出了《胡笳十八拍》,才被称为大家的。

她的一举一动都是被天下名士所关注,作为一代规范的风向标。伶官真正地位提升是在唐宋朝,欧阳修为伶官做诗,做序之后才被士族认可,加上大唐历代皇帝亲自下场,编排了《秦王破阵舞》《霓裳羽衣曲》之后,伶官才真正成了一门职业,也不再是罪奴。

因此,对于婚礼,李海默本身想的是想着就在天人二宗低调的举行。可是赤松子和逍遥子都想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不管是天宗还是人宗,那可都是能够单挑一家之说的大级别,合到一起的道家,那更是可以说放眼天下不管是儒名法墨阴阳兵农杂医鬼谷,还是其他不入流的百家,可以嚣张的说,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所以天宗和人宗掌门的婚事,不是他们想低调就能低调的,你要敢漏掉哪一家不通知就会被认为你是看不起他们,能跟你割席绝交成为仇人的那种。

这可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有发生过的,因为感觉被你看不起我,然后以死明志的可不在少数。这也是后世人很难理解的思维。这也是为什么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原因,不是他故意吐的,而是真的不敢吃。曹操单刷了袁绍够牛了吧,面对名士不也得装着不穿鞋跑去接待。

真让人觉得你怠慢了他,那就是侮辱了他,一个拔剑自杀,那你就真的在这个世界上被社会死亡了。

所以赤松子和逍遥子从上个月开始就已经向各大家和各国王室贵族发出了请柬。至于来与不来,你就要考虑是你飘了还是觉得道家的刀不利了。如果真有敢不来的,都不用道家出手,登高一呼,各国王室能把你往死里整,都不用亲自下场。这就是秦时的百家之威,也是为什么会有鬼谷出而诸侯惧,鬼谷息而天下安,因为是真的惹不起。

秦始皇之所以焚书坑儒不单单是为了控制天下人的嘴,也是为了杀鸡儆猴,做给百家看的,意思就是,你们自己看看,天下两大显学,非儒即墨,墨家被我山门都弄没了,现在儒家也让我整死了,你们都消停点。

于是始皇帝在位时,没有一人一家敢吭声,始皇帝一死,群魔乱舞。但是墨家是真的就没了,儒家也半残,道家封山不出,鬼谷消失历史。诸子百家在这场清洗中,彻底没了大半。道家受到影响最重的莫过于易经被清缴焚毁,仅存于世的还是李斯以其为医家书籍,才得以保存。

但是正像李海默学习道经一样,一万多卷,才是道家核心,仅存的部分与这一万多卷来说,太少了,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于是缺少了核心传承的道家开始自我放飞,各种瞎搞,玩起了炼丹师的那一套,搞起了神道来。真正的先秦道家可不信所谓的神,你看看阴阳家东皇太一就知道了,自己都把名字改成了神。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这就是对玩起神道以后的道家,或者不能再叫做道家而该叫做道教了。先秦的道家玩的是武学和哲学,甩了西方几代人。结果后来把自己玩脱了成了神道。

儒家也是一样的,一开始都是信奉四书五经,后边搞起春秋笔法,再后来也开始飘了,玩起了六书注我,我注六书。一开始还能控制,后来问放飞自我,腐儒成批量出现。

最大的变革就在于宋末,十万官军投海自尽。然而作为孔圣门人的后代却转身事元,于是读书人的脊梁骨从此被敲断了。作为孔圣的后人都断了脊梁,其他人也都有了借口。

因此明末,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结果明灭以后清军入关抄家,一个京城抄出的银钱仓库都堆不下了。而讽刺的却是在崇祯皇帝亲自下场求军费时各个都说没钱吃糠咽菜,扣扣搜搜的捐个几十几百,清军抄家却都抄出百万千万。

如果明朝立国于先秦,那才是真正的世界级帝国。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记住【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最新更新章节〖第18章 百家凋零〗地址https://wap.1234u.net/book/151/15144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