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旷修与高渐离(1/2)

从武关逃回了燕国的高渐离是孤独而愧疚的,再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

此时的高渐离还不是后来的易水河畔的易水寒,也没有执掌第六水寒剑,武功也只是江湖二流而已。这对于自负的人是一个眼中的打击。

在遇到荆轲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的武功即使在江湖中也足以自保。可是当他和荆轲去了武关,见到了旷修和面对武关驻守的大秦甲兵,他才发现,他的武功不说救人,连自保都做不到。

在武关,旷修见到他和荆轲之后,是欣慰的一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转身向城墙上的守将樗里疾问了一句。

“敢情将军让我和他完成最后的高山流水。”

樗里疾点头同意了,让大秦士兵收了强弓劲弩,还让人从自己府上取来了当世两大名琴之一的绕梁。

“多谢将军!”

旷修这个人本是七国最有名的琴师,一曲高山流水,叹天下难觅知音。直到江湖上流传出高渐离的名声才感觉到了知音的存在。但是高渐离琴艺高,可惜的是太年轻了。六国都要小心应对的秦国,他却一股脑热血的上头。

“将军,可以放过他们二人么?”

旷修不愿意高山流水就此失传,自己可以死,但是这先人琴谱却不能失传。而且他也是有野望的,诸子百家,为什么舞者乐师却不入百家之流?他希望乐师之后可以加上一个家字。所以终其一生,游走在诸侯国只见,只希望能得一国之诸侯王认可,给乐师之后加上一个家,音乐家!天下所有乐师都能够有一个归宿,而不再是供人娱乐的九流之末。

他已经快要成功了,天下无人不知他旷修,诸侯王也无不称赞其琴技之高超。可惜因为高渐离,让他功败垂成。但是即便如此,大秦武关守将樗里疾依旧是对他礼遇有加。这已经是有一家之风范了。

“此琴名为绕梁,昔日楚庄王所说的绕梁三日。今日赠送与你。”樗里疾让人把琴送到旷修身边,同时解开了他身上的枷锁。他不愿意高山流水就此断绝,更不愿意一个即将兴起的诸子百家就此沉寂。但是他是大秦武关守将,处理了旷修之事,他还要面对庞援的十万奇兵。

“多谢将军!之后我不会进攻你!”荆轲也对着城楼上的樗里疾抱剑行礼。

“你琴技很高,但是缺少一颗琴心,你的心还漂浮不定,当你拥有一颗琴心以后,你的琴技就会超过我。但是你还很年轻,所以天下乐师就教给你了。”旷修看着年轻的高渐离,心里感叹,如果早一些遇到高渐离,能够指点他走上乐师之路而不是游侠儿之路,也许他已经成功的给乐师之后加上了一个家字。

旷修开始抚琴,“绕梁”的确是名琴,声音清脆淡雅,而没有一丝杂音。琴身干净而亮堂,显然是经常有人擦拭,但是琴弦却没有弹奏过的痕迹。显然它的主人也是好乐之人,不愿意用它来弹奏,也自知配不上用它来弹奏。

“昔日韩娥韶乐,余音绕梁,令孔丘言三月不知肉味,可见我乐师一脉也有一家之势。高渐离,这曲高山流水希望你能听得懂。”旷修看着高渐离说道。

琴音缓缓的从绕梁上传出,时急时缓,仿佛高山仰止,又入飞瀑宣下。不论是懂或则不懂音乐之人,此刻都停止了手中动作,放慢了呼吸,生怕打扰到这美妙的琴声。整个武关一片寂静,只有这琴音在回荡。

高渐离是听懂了的,琴声里包含着旷修对乐师一脉不成一家的悲哀,也有他为乐师一脉独成一家的希冀,以及他自己对音乐的理解和要乐师一脉独成一家的努力。

高渐离手放在了琴弦上,但却若重于千钧,下不去一指。所以他收回了手,静静的听着。

一曲高山流水弹唱罢,旷修看着高渐离,有些失望和黯然。他以为高渐离是自己的知音,可惜他是也不是。知音不仅仅是能够听懂自己的琴音,还是与自己志同道合。高渐离只是听懂了自己的琴音,却没有与自己一般的为天下乐师独成一家的志向。

他的琴只是为了让他名扬七国,获取名声,成为侠的工具。虽然有琴技,却缺少琴心。

“你们走吧。”旷修是悲哀的,他以高渐离为知音而被秦国利用来诱捕高渐离。他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对高渐离的怨恨,只是对乐师一脉路途坎坷的悲哀。但是他以为高渐离是跟他一样为天下乐师成一家之说而努力的。

一直到刚刚弹奏高山流水时,他对高渐离还是抱有希望的,希望他能够下指,跟他一起合奏完这曲高山流水,但是高渐离听懂了他的琴音却始终不愿意下一指而和。

樗里疾也是懂音乐之人,虽然琴技不高,但是他愿意给高渐离和旷修这个机会合奏,也希望乐师一脉可以独成一家之说。但是高渐离让他失望了,高渐离终究是太年轻了,有着高超的琴技,却没有琴心。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也许以后,高渐离能找到自己的琴心,但是那时已经没了旷修,高山流水也终为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记住【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最新更新章节〖第33章 旷修与高渐离〗地址https://wap.1234u.net/book/151/15144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