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月下佳人来(1/2)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打我,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打人都不找借口的。”李海默立刻炸毛了反驳道。

“可是儒家要打人,借口一抓一大堆,尤其是像伏念先生这样名满天下的儒生,直接打了你再说是你先动手,也没有人不信。”逍遥子又补充道。

李海默再次自闭,好吧,这点他不得不承认,儒家大当家和她一个籍籍无名之辈的话,谁都知道该信谁。你是哪根葱,值得儒家大先生诬陷你?

在这个时代,李海默敢说这句话,绝对会被天下人一口唾沫淹死。

“其实吧,你真要跑,天下没人能追上你的,相信我,就算东皇太一,鬼谷子亲自出手也一样!”逍遥子肯定的说到。

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滴很。要不是刚被北冥子按在空中血虐了一顿,我差点就信了你的鬼话了。

“下山是不可能下山的,这辈子也不可能下山的!”李海默背对着逍遥子说道。你这点小算盘谁还不清楚,当我还是刚上山那会儿的小白么?不就想着自己下山,把道家人宗的名声打出去。再背着一个道家当时唯一道经传人,再在小圣贤庄过一段时间,小圣贤庄那是什么地方,天下读书人的圣地。要传播名声,各国官方都没它快。

出名以后呢?阴阳家绝对第一个找上门来,我阴阳家从道家出来的,但是不是附庸,我要证明比你强,辣么,月神,东君,星君肯定都会冒出来,不是打死你,就是被你打死。阴阳家来了,其他各家也不会闲着了,肯定都会找上来。

而且你道家传人不好好在太乙山上呆着,跑出来,是要试剑天下么?那好成全你,看看谁才是谁的磨刀石。你真当风胡子的剑谱排名是剑的排名呀,也是看剑的主人来的。

“你不止怕伏念先生,你还怕东君,怕月神,怕星君,你谁都怕!”逍遥子嘲讽道。

“等你什么时候拿回雪霁了,再什么时候跟我说这话。”李海默反讽道。

逍遥子沉默了,特么的现在是真干不过赤松子那个老杂毛,怎么办,好方,而且晓梦那小丫头片子成长得也好快,再有十年,就真的要超过自己了。

“不行,得想想办法!”逍遥子暗搓搓的想着,这家伙必须下山解决道经问题,不然到时候人宗又要被个小丫头按在地上摩擦摩擦了。

人宗和天宗区别还是很大的,因为人宗弟子经常在人间行走,所以也很会享受,钱也更多,所以在衣服上也是很奢侈的,全是锦缎道服,穿起来舒服而不伤身。

同样挖着温泉流过各处,修炼养伤必备呀。所以也被隔壁的天宗学了去。所以说,道家分天人肯定是故意的,天宗一直最强,捏着道家底蕴,人宗在人间疯狂摩擦试探,出事了就一句,那是人宗干的,与我道家天宗无关,当然同为道家,我天宗不能坐视不管,就让我来带他回山教育。然后人宗再适合的被天宗打了一顿以后灰溜溜的跟着回山,等事态明朗以后再下山。

躺在温泉里,要是再有个美人搓背,喂红酒葡萄,那就更加享受了,李海默想到。不过这大半夜大,有美人估计也是千里精怪美女画皮了,不然这深山野岭的地方,除了鬼魅别无分号了。

“我们不一样!”晓梦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卧槽。。。李海默睁开眼,只见晓梦一身青白道袍,手持雪霁,站在温汤池旁边看着他说道。

“晓梦师妹,你。。。好!”李海默双手捂住胸口,有些结巴的说道。

“我们不一样!”晓梦见他没有不正常,也当下心来,指着他的身体说道。

李海默还是摸不着头脑,他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不一样?”李海默问道。

晓梦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然后脱下道袍,雪白的酮体映照在月光下,偏偏今天还是满月,看的格外的清晰。

李海默呆滞了,前世键盘侠一个,要钱没有,想去大保健解放自我都没钱,左手换右手,这样的场景何曾见过。

“这里,这里,都不一样!”晓梦指了指自己,一脸平静认真的说道。然后想了想也下单温泉里,走到他身边。

“那不是废话么,男人和女人怎么可能一样。”李海默悄悄的远离她,不是为了看得更清楚,只是不习惯有女生靠自己这么近。

“为什么会不一样,男人女人不都是人,为什么又会不一样。”晓梦又靠了过去。

“小姐姐,你这是再引人犯罪啊,你知道么。”李海默又往一边躲去。而且你问的这个问题,就跟问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鬼知道为什么男人和女人不一样。不对,要都一样了不就是雌雄同体的生物了。

“为什么会犯罪,还有人敢来道家抓你?”晓梦不解的问道。

有没有人来不知道,但是要是真的犯罪了,北冥子第一个就能把自己给扒皮点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记住【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最新更新章节〖第8章 月下佳人来〗地址https://wap.1234u.net/book/151/151445/8.html